Entries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-件の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新規
投稿した内容は管理者にだけ閲覧出来ます

-件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nakuco.blog89.fc2.com/tb.php/44-9a702b10
この記事に対してトラックバックを送信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夏 終...

雖然不想的,但是還是不得不說NA ZI YA SU MI,WO WA SU LI!

今年夏天最遺憾的事還是有的= =。那就是還木有遊泳~~~

5555去年都有過的一次的~那時還是跟爸爸和妹妹一起去的》《。/~

至今,我依想...
我想在最熱的那天...
在沒有任何的庇護...
在不懼最熾烈的陽光下...
在最敞儻蕩的人與水流間...
沒有多余的遮掩盡情的肆意最真實的一面...

這個夏天雖然過去了,但是我還有明年啊=V =。/~
明年,
夏天的第一個心願,一定要遊泳...
無論跟誰一起都好!
沒有遊泳的夏天對於我來說永遠都是不完整的》《。/~
夏天就是要金魚、花火、西瓜、遊泳...
這才素真的夏天嘛=V = /~

今年夏天不曉得是否有創去年的記錄呢?
列如= =||ICE CREAM...
剛從家樂福回來兩合的雀巢|||(藍梅+牛奶)就被我幹光嘹=[] =!!!!
計算一下....
我今天一整天沒有吃冰淇淋|||
看來真的是餓不的,一來就是猛的|||
PS:晚飯食物(兩個粽子、一碗燒土豆、半個奶油饅頭+奶奶削的飯後梨子||||)
PPS:白天零食:餅幹+牛奶和餅幹+牛奶和餅幹+牛奶和餅幹+牛奶……無限個循環||||||
SP_A0632.jpg


或許好多人都好好奇為啥我吃那麽多甜的...
要是他們早都吐了...
那讓我告訴你,除非你也有顆我這般糖分的忠心,天天都離不開的甜食...
天天吃了,就不想吐了,到了最後,你也就天天真的離不開他了...
直到那一天的話...那麽恭喜你或許我們是個世界的了=V =。/~


211.jpg



今天終於又再次把《城市森林》這篇文再次溫習了遍...
裏面的幾個情節看的我說不出的滋味...
所以再把這幾個片段掏出來看看..

「司機,麻煩你……」
說出了他住處的地址,「還有──請開快一點……」
快一點。
快一點……我想見他……我現在就想見他!

『那我呢……如果失去我…會失去你哪個器官……』
那一刻,火光交石的瞬間──
我突然知道,
我失去了什麼器官……

該去找他嗎?
問他為什麼沒說一聲就走?
問他為什麼連手機也不接?

問他……
問他我做錯了什麼……
我做錯了什麼?
因為我不接受媽媽嗎?
是這樣嗎?!
不是這樣嗎?
到底是怎樣……
媽的,我頭快爆開了……
混蛋,混蛋……混蛋!
我他媽的怎麼對你了……你現在這樣算什麼……
我……
我想見你啊……
要我接受她,為什麼不再多問問我……
已經問了那麼多遍,還在乎再多問我一次嗎?
再問一次,我就會答應你的啊……
我已經準備要答應你的啊!
海浩,我已經……
已經……


已經失去了肺。
失去你,就像失去了肺。
讓我無法呼吸。。。。。。


「你想怎麼樣……」只剩我們兩個的時候,宋曜淡淡的說著。
就好像我剛才根本沒有揪著他的衣領罵他一樣。
「宋曜……」
「嗯?」
「我是不是有病……」
「什麼?」
「我是不是有病,怎麼可能那麼愛他……」
他都這樣了,我居然還愛他……
「宋曜,我有病,對不對……」
他起身嘆了一口氣,然後走到我面前──
「小規,都過去了……為什麼放不開……」
「放開他,不然你會活得很辛苦……雖然,我只是局外人,但是我可以告訴你──你們真的不可能在一起了……真的不可能……」
伸出一只手,我的拳頭握在他的長袍上。緊抓不放。
就像我體內那顆頑固的心臟。
「我好想他……我真的好想他……」
「想再見他一面……想再看看他……我真的……好想他……宋曜,你能理解嗎──」
「呼吸的時候想……走路的時候想……等紅燈的時候也想……我全身的細胞,每一分、每一秒,都在想他……」
怎麼可能……那麼想一個人……
好像連心臟都快燒起來。
燃燒的跳躍著──
一陣一陣,好像就要沖破胸口……
我明明……明明就已經失去了肺啊……
為什麼……連心都要拿走……
「你叫他……叫他把心臟跟我換……」
用我燒得發疼的熱鐵,換他那顆冷冷的心臟……那顆可以輕易離開一個人的心臟……
「把他的心跟我的換……我就不再想他……」


市區中央,擁擠的街區,人來人往。上班族利用午休的時間出來吃飯。
『小規,這裏空氣很不好,你以後從這邊走過的時候,記得把嘴吧鼻子捂上。不然這裏空氣很差,你的肺吸太多贓東西很不好……』
『餵,跟你說話誒,有沒有在聽啊……』
『偷笑什麼,我不是在擔心你!只是、只是如果你病了,我還要帶你上醫院,很麻煩……』

忘記什麼時候,他曾經如此跟我說過。
我不會記錯。
會這樣跟我叨叨念的人,只有他……
但是我現在不想捂住嘴鼻……
我想捂住的,是眼睛。
我酸澀得要流出絕望的眼睛。


求你……現在就出現在我面前……
求求你……
這個渴望是為了那個在夜裏感覺得到,
在大白天裏卻看不見的人。   


(二)

「是你們……是你們讓我愛上你們的……」
「為什麼……總是這樣……」
想到林海浩笑得溫柔的眼。刺眼得讓我胸口發疼。
─是你讓我愛上你……是你求我愛你的……是你……
一開始,即使知道我喜歡著別人,也要喜歡著我的,不是你嗎……
狼狽的求我愛上你……
你說──
『遇上你……要瘋……我也認了……』
『如果……你從這裏跳下去……我真的會瘋的……』
把我緊緊抱著,像要嵌到骨裏,肉裏的人,是你啊……
為什麼還要裝不知道……不知道我已經愛上你……
你明明就懂……
混蛋……林海浩……你這個混蛋……

往後的一周,我都像個笨蛋一樣的在英盛海的大廈外等著。
我不知道為什麼。
明明我的心已經絕望了,可是身體仍執意的要去等。
明明知道他在刻意的避開我,可是卻不知好歹的苦苦糾纏。
終於,在最後,我放開了手。
受不了這樣的自己。

(三)

我想到,如果我死了,請找一片靠海的森林,將我的骨灰灑在上面。那麼,或許能有一天,你誤闖那裏的時候,我可以,再匯集整個林子的力量,熱烈的擁抱你。就好像從來沒有分離一樣。

請讓我化成一棵樹,可以伸展枝葉的擁抱你。即使是一剎那。即使是瞬間。
倘若我死亡,請你不要馬上為我哭。想一想,你哀傷的熱淚將會燙傷我的靈魂,所以,請你不要哭。
倘若我死亡,請你不要花太多時間懷念我,不然,我會後悔自己就這樣死去。
倘若我死亡,也請你不要怨恨我,起碼不要太恨我。因為,我也不願,不願就這麼離開。這個有你的世界。
雖然,這個世界,也不是完全的美好。它也有離別,也有衰老病死。但是,我只有一次機會,我只能來這個世界一次。那麼愛你的機會,只有一次,我怎麼能放手?因此,請你相信我,直至我死去的那天,對你,我還是不願放手。

「汪,你還記得嗎……那天在醫院,你說了一句話。你說──『叫他把心臟跟我換……』」
「記得,我記得……對不起,讓你傷心……」
現在想起來,我好像還沒好好的跟她說道歉過。
對不起……讓你遇上我……
Elaine沒有理會我的話,她搖搖頭,繼續說,「汪,你一定不相信,你們說了一樣的話……」
「阿浩在從教堂看完你回來的第二天,因為劇烈嘔吐而昏迷過去。醒來那天,他的臉色幾乎跟白色的醫院一樣蒼白……他瞪著天花板,對我們所有人……不,或許是只對著他自己……他說──『好想,好想把我的心,跟他交換……那樣……他就會知道我的心……這顆只想著他的心……』」
「所以,那天我哭了,我再不能騙自己……我知道──你們之間,再沒有外人可以介入的餘地。」
「別說了。」
人都不在了……說這些有用嗎,有用嗎……
「別說了……我都知道了……你別說了……」
泣不成聲的我們。
海浩,你在哪裏……


(四)

下了車,我打開了傘──
裏頭是一片森林。
俯臨著邃的海洋。
離著他們有段距離,我默默的跟著。
林木高聳,只剩下很小,很小細縫的天空。鉛灰色的。
雨下得很細,慢慢滲進了地面。一絲不漏。
幫Elaine撐傘的那人,終於轉過了臉──
原來是宋曜啊……
我停下了腳步。
他們來這裏做什麼……?
還要細想,卻發現他們已經停止移動。佇立在一棵樹面前。
雨勢越來越猛烈。我只能看到她肩膀在顫抖著,望著前方仿佛在對話。
時間過了一陣子,他們便又繞原路回去。
我躲在濃密的樹蔭裏。等他們完全離開才緩緩出來。
一步一步,走向他們之前所佇立處。
每一個步伐都變得沈重,每一個呼吸都變得模糊。
經過了十幾尺的距離,我看到了──
手中的傘掉落在地上。
驟雨不斷的從頭頂滲入,我卻覺得整個人都不存在了。
在一叢樹蔭下,打磨過的石材,潔凈得像面亮的鏡子──
「林海浩之墓……」
如果,如果忽略那五個字不看,真的像面鏡子……
衣衫完全濕透,所以我覺得好冷,好冷……
連心臟都沒有辦法繼續跳。

寫錯了吧……
是……是寫錯了吧……?
我沖上去,跪在石碑前,用手拚命抹去上面的字跡。
擦不掉……擦不掉……
我脫去上衣,用力的在石碑上摩擦著……
混蛋……誰亂寫的……他媽不要命了,敢亂寫!
寫錯了……寫錯了……
全身只剩下這個念頭,我開始使勁得擦著──
一直擦,一直擦。
原來雪白的襯衫染上了血紅。
想哭,卻逼著自己不能哭。
這個人不是他……我幹嘛哭……我哭個屁啊……
我到底在哭個屁……

「!」天空打了一聲悶雷。
好像在嘲笑我的愚蠢。
終於,我落下手臂。
將額緊貼在他的名字上……
怎麼可能……一層土就想將我們隔開……

我翻過了身,一個與他並肩的位置。
把頭靜靜靠在石碑的側面……

擡起頭,看著灰澀的天空。雨不斷溢出眼框──
好像,一切也不是那麼可怕了……

海浩,我找到了你。
我終於,終於找到了你……
感激上天,讓我再度遇到你……
傅洋說過,在長長的生命中,愛一個人,和被一個人愛,都是一種幸福。
現在,兩種幸福我都得到了。
海浩,你也是吧。你說相信我的愛。
我們啊……都好幸福呢……

拔下無名指上的戒指。
還有口袋那個……一直想親手交給你的另一枚……
輕輕地,虔誠地,放在你的墓前。
再獻上我唯一的祭品。
一個吻而已。請你一定要收下,不要再拒絕。

城市森林,哪裏是出口。哪裏又是幸福。
會不會我們一直都站在幸福的出口,而我們不知道……
將銀戒放入嘴中,吞下。
瞇起眼睛,我好像又看到了──
那片澄和,柔亮的森林。
一個有著色眼睛的人,帶著蠱惑人的微笑,朝我走來……

文章引用自: 《城市森林》 —作者/QuiTch

0件の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新規
投稿した内容は管理者にだけ閲覧出来ます

0件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nakuco.blog89.fc2.com/tb.php/44-9a702b10
この記事に対してトラックバックを送信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Appendix

今日の迷言。

プロフィール

愛借糖吃啦﹌

Author:愛借糖吃啦﹌
自我介紹:遠離人群/三次無力/逃避ON
糟糕並羞恥著*╯ω╰ *
既宅又腐前途未卜

ニコニコ

Cbox

応援

APH網路禮儀
APH網路禮儀
普憫受同盟独普同盟
普憫受同盟
ドイツ騎士団プロイセン同盟 ふらふらフランス兄ちゃん

露中同盟 若仏子英同盟惡友同盟

北米双子同盟 米総受

カナダさん同盟 アメリカ至上主義 加 スペロマ同盟 我らがロシア様同盟

中★Allied Forces Union★萌えこそ正義だ!

APH-普憫受溺愛-現代架空耽美小說本

かぐぁみねレン

ブログ内検索

Vocaloid

顔文字教室

顔文字教室

くろこさん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